中恒电气(002364.CN)

中恒电气董事长被证监会立案 涉嫌操纵股价拒不配合调查

时间:20-08-20 19:44    来源:全景网

同是“独中四元”,有人被喝彩,也有人被喝倒彩。

如果一个足球明星在一场比赛中连进四球,迎接他的是球迷们的欢呼和喝彩。中恒电气(002364)(002364)的董事长朱国锭近期也上演了“独中四元”――一年内连收证监局、交易所和证监会的四份监管文件,等待他的是投资者的“倒彩”。

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拒不配合调查被立案

中恒电气(002364)8月19日晚间发布公告,其董事长、董事朱国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公告披露,朱国锭转发给公司的两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显示,因其“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宋一欣表示,拒不配合的提法在立案通知书很少见,以前在深大通案,匹凸匹案发生过。

南开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田利辉也指出,“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这个提法很新,他强调,配合证监会稽查机构调查是企业及相关人员的义务,如果拒不配合就构成了严重违规甚至违法。

今年3月实施的新《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三条规定,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被检查、调查的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如实提供有关文件和资料,不得拒绝、阻碍和隐瞒。

市场马上用脚投票。8月20日,中恒电气股价无悬念跌停,报12.65元,市值蒸发近8亿元。收盘时,跌停价上还有超过3800万股封单。

证监会严打操纵股价 若成立或将面临刑责

中恒电气表示,此次立案调查事项系对朱国锭个人的调查,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不过宋一欣指出,实控人减持未披露,公司是负有责任的。

田利辉进一步指出,如果后续调查证明了实控人存在股价操纵的行为,那就不仅是行政上的训诫罚款等一系列制裁措施,而且可能涉及到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有相关人员针对股票操纵进行起诉,可能会进入到刑事犯罪的侦办程序。

益友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秋红表示,现在该案是行政调查阶段,如果构成犯罪,会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今年5月,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2020年“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活动上表示,“财务造假、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恶性违法违规屡有发生,不仅破坏市场生态,更重要的是影响投资者信心。对此,必须出重拳、用重典,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他强调,“操纵股价等违法犯罪行为。对这类案件,我们会紧抓不放、一查到底。”

新《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违反本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责令依法处理其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一百万元的,处以一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

实控人违规减持屡被点名累计套现逾4亿

作为中恒电气的实控人,在中恒电气2010年上市的时候,朱国锭和包晓茹夫妻连同两人共同所有的杭州中恒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恒投资),分别持有中恒电气1500万股、375万股和4117.5万股,合计近6000万股,占当时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9.81%。

三年后,首发限售股解禁上市,朱国锭夫妇开始连续减持。

在2013年到2019年的六年间,中恒电气三次披露了与实控人朱国锭有关的股份减持情况。

朱国锭于2013年5月28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中恒电气股份600万股,减持数量占中恒电气总股本的2.36%,减持后,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中恒投资合计持有中恒电气52.58%的股份。

2014年12月29日至2014年12月30日,朱国锭通过大宗交易减持600万股,占总股本的2.30%,减持后,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中恒投资合计持有中恒电气48.90%的股份。

2019年6月11日至2019年6月14日期间,朱国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560万股,6月25日又分别与包晓茹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各减持563.56万股。减持后,朱国锭、包晓茹、中恒投资持有中恒电气股份分别占中恒电气总股本的6.08%、1.66%、35.56%,合计持股43.30%。

朱国锭、包晓茹夫妇减持中恒电气股一览表

细心的投资者可能已经发现,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规则的要求,相关股东应该在的所持股份每减少5%的时候进行披露,尽管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进行了信息披露,但并未在相应的时点进行披露,从而构成信披违规。

因此,深交所和浙江证监局分别在2019年9月29日和11月21日对朱国锭和包晓茹采取出具警示函和通报批评的监管措施。

不过,朱国锭和包晓茹夫妻并未因此停止减持的步伐。在其今年2月披露的新一轮减持计划中,朱国锭准备继续减持856.54万股或1.52%的股份,包晓茹则准备将持有的1.66%的股份全部清仓。

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8月19日,朱国锭和包晓茹历年累计减持股份3450.68万股,合计金额近4.2亿元。

一年连接五份监管文件 公司治理水平堪忧

除去因减持信披违规收到的上述三份监管文件,中恒电气及其高管今年还因强蹭特斯拉热点而导致信披违规,接连收到了浙江证监局和深交所的监管函,一年连收五单监管文件,这对于一家正常经营的上市公司来说是不多见的。

中恒电气及其高管收到监管函一览

2019年12月30日,中恒电气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目前与特斯拉目的地充电业务有相关合作,并后续多次对投资者提出的是否与特斯拉开展业务合作问题予以肯定答复。中恒电气股价在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春节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股价上涨超过20%。

(图/深交所互动易)

2月26日,中恒电气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中披露,其所称合作仅指在公司办公场所安装、布局特斯拉充电设施,该业务不对其经营产生影响,也未与特斯拉形成任何正式协议。

中恒电气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函(图/中恒电气公告)

换句话说,中恒电气只是联系特斯拉来给自己大厦停车场装了充电桩,压根不是公司充电桩业务与特斯拉形成了合作,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加戏”很多。

监管机构对这样强行蹭热度的举动当然不会坐视不管。3月5日浙江证监局对中恒电气和代行董秘职责的总经理赵大春出具警示函;深交所3月9日发出的监管函中更一针见血地指出“中恒电气未在互动易回复中准确、完整地介绍特斯拉目的地业务与其自身开展的充电桩业务的关系,未充分说明对公司经营的影响,相关表述存在严重误导。”给予中恒电气、公司董事长朱国锭和代行董秘职责的总经理赵大春通报批评处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中恒电气董秘和证代人员发生了集中的变化。今年1月,在中恒电气担任了近9年董秘的陈志云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由公司总经理赵大春代行了五个月的董秘职责,被监管部门处罚也是在此期间产生。直到今年6月15日才找来东方通信原董秘蔡祝平接任董秘一职。3月4日,公司证代聂美玲也因个人原因辞职,20多天后由中恒电气内部人士方能杰接任。